东水 (云骸纲)

part.1 【请柬】

屜川京子如愿以尝的做了六月新娘。
站在落地镜前她羞涩的笑着,闺中好友三浦春和库洛姆正在为她整理着婚纱。
“京子真是太美了!”对于自己的多年好友即将出嫁这件事情,三浦春看起来比本人还要开心。
为她披上头纱,库洛姆也微笑着,“京子小姐,太好了,能和自己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呢,真羡慕。”
“你也可以的哦,库洛姆,快去和自己喜欢的人告白哦!”依然不变的是少女时期的那份俏皮,三浦春打趣道。
“对哟,库洛姆。”
被提及名字的女孩,就那样的羞红了脸,若不是京子穿着隆重的婚纱,旁人都分不清哪位是新娘。
屜川京子今年二十五岁,当然沢田纲吉也是。
十日前,屜川了平替妹妹送来了结婚请柬,当时沢田纲吉正在办公室听云雀恭弥一向简洁的任务报告。
云雀恭弥正准备离开,在发现屜川了平送来的东西后,眯起狭长的凤眼,饶有兴趣的观察着沢田纲吉那宛如调色盘般的脸。
“诶!京子已经要结婚了吗?”青年懊恼的抓着头发,一副不愿意接受事实的样子。由于长时间忙于公务,已经很久没有和年少时期暗恋的女神联系,对于京子即将要成婚的事实更是毫不知情。
他抬头看向眼前的黑发青年,对方墨黑的眸子中蕴藏着深不见底的情绪。
“那么,沢田纲吉,我先离开了。”云雀恭弥转身正准备离开,褐发青年则慌慌张张的喊住他,“云雀学长,不留下来吃个午饭.......什么的吗?”
“沢田纲吉,你难道忘记了......”云雀恭弥转过头,沢田纲吉看到的是一张愠怒的脸,“这么多年来,我厌恶群聚这件事。”
“不,不是的,只是......”
回答他的是用力的关门声,沢田纲吉叹了口气,低头看到京子的结婚请柬,又陷入了另一番的暴走。

part.2【玫瑰】

此时门被推开,沢田纲吉以为是云雀改变主意而折返,不知怎的,他一副喜出望外的样子喊着云雀学长。
可惜,门外并不是那位狭长凤眼的最强守护者,而是一大簇鲜艳的红玫瑰和一双摄人心魂的异色双眸。
“Tu mi hai ru ba to il caore,vongola decimo。”海蓝色奇异发型的男子一如既往的散发着意大利男子独有的浪漫气息。
“骸,欢迎回来。”沢田纲吉扬起温和的笑容,对于六道骸的意大利式热情打算无视。虽然同时意大利人,狱寺君和骸的表达方式可真是不同啊,他在心里默默吐槽着。
“呐,沢田纲吉”六道骸环视了一周,“刚才云雀恭弥来过?”显然对于刚才推门而入时的称呼心怀芥蒂,他咬牙切齿道。
“啊……是这样没错。”
“怪不得,这个房间弥漫着令人厌恶的气息。”六道骸走近沢田纲吉,戴着皮手套的手坏心的捏住了他的脸颊,“记住,沢田纲吉,从始至终你的身心都是我的东西,我不允许沾染上半点那只死麻雀的气息。”
于是,意大利年轻的黑手党教父不争气的红了脸。他慌张的挣脱了六道骸,“骸,你在讲什么乱七八糟的啦!”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沢田纲吉,不然你以为我为何与我最厌恶的黑手党同流合污。”那异色双眸中流露出的是他读不懂的情愫。
六道骸看着沢田纲吉那一脸不知所云的表情,忽然觉得万分无语。
“kufufufu……迟钝的彭格列啊,期待你那空空如也的脑袋听懂我说的话,我果然也是个笨蛋。”
“我的脑袋那么空空如也真是抱歉了呐!”
在留下这段莫名其妙的话语和一束玫瑰后,六道骸也离开了办公室。

评论(7)

热度(29)

© 其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