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水(云骸纲)

part.3【护卫】

“所以说,reborn,这就是你说的最理想的组合吗?”沢田纲吉抬头看向居高临下的黑礼帽少年,不论过了多少年,对于他的家庭教师,沢田纲吉依旧是心怀畏惧。
解除了诅咒的彩虹之子,像普通的小孩子那样成长着,所以十年后的reborn的外貌看起来和普通的少年并无区别,甚至更青涩,但是了解reborn的人都知道,那副青涩的少年皮囊之下是一颗优秀杀手的内心。现在的reborn隶属于彭格列门外顾问CEDEF组织,首领依旧是沢田家光,但是家光一边念叨老头子要退休了之类的话,然后带着自己的爱妻沢田奈奈去进行没有期限的世界巡游,于是reborn便成了CEDEF实际的负责人。
“你有什么不满吗,我亲爱的首领。”他将一份文件朝桌对面的青年推近了些,“这可是,我们门外顾问的各位一同商量出的最理想的组合呢。”
“可是……”沢田纲吉看向文件上的两个名字,显然十分的头痛。“巴吉尔君不能与我同行吗?”
“巴吉尔那天要【代替你】去米鲁菲欧雷家族和那个对你有【极大兴趣】的白兰商量结盟的问题。”
“………白兰那家伙!真是!那么,狱寺君呢。”
“哦呀,你忍心看着狱寺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看见碧洋琪那未遮掩的脸而倒下吗,这可是你最【在意】的京子的婚礼呢,作为伴娘的和京子情同手足的碧洋琪若是将脸遮起来的话,京子会很伤心的呢。”说着reborn还假惺惺的挤出两滴眼泪,“原来你是这么体恤下属的啊,蠢纲。”
“啊!!!就没有别的人选了吗!”沢田纲吉痛苦的抱着脑袋。
“山本在翡冷翠的任务还未完成,蓝波那家伙根本靠不住,到时候万一出了什么岔子,都不知道是谁保护谁了,了平要协助婚礼现场的顺利进行,恐怕也无法分心,巴利安也是一群不安常理出牌的人。”reborn仿佛看出了沢田纲吉的心思,一瞬间打断了他的想法。
沢田纲吉咽了口口水,低头看向纸上的两个名字。
云雀恭弥……以及六道骸。
此刻他们正在商量的是明天出席屜川京子婚礼时沢田纲吉的护卫。
啊,真是糟透了啊,这个组合,他们绝对会打起来的吧!会毁了婚礼的吧!肯定会的吧!怎么办啊!京子会哭的啊!
“我说,只是去参加婚礼而已,不用带护卫也是没问题的吧。”沢田纲吉企图做最后的挣扎。
“我亲爱的首领,你是在开玩笑吗,”黑发少年冷笑,“你以为你现在是什么身份,现在的你就是一个移动的枪靶子,多少家族在觊觎你的首级你不会没意识吧。”
“这……这种事情,我知道啦。”沢田纲吉苦笑着,“而且也不能在京子的婚礼上引起骚动吧。”
“你那是什么蠢表情,”reborn露出了一个十分腹黑的笑容,“还是说,我的蠢学生如今这么有能耐了,准备去抢婚?”
“………我知道了,明天就请云雀学长和骸担任我的护卫吧。”

part.4【婚礼】

沢田纲吉站在落地镜前,慢吞吞的扣着白衬衫的扣子。参加婚礼的服装是巴吉尔特地在米兰一位大师手上预定的,十分的考究。衬衫的领口绣上了独具匠心的纹路,为了看起来不那么严肃所以没有佩戴领带,露出精致的锁骨和白皙的脖子。选择了银色的西装外套而不是一贯的黑色,是因为纲吉执着的认为身着黑色西装的黑手党是做好了随时参加葬礼的准备。
那样也太不吉利了,纲吉心想,毕竟京子可是自己从学生时代就暗恋的女孩子。想到这,他又是一副吃了翔的表情。
喂,这不就是传说中的,你结婚了新郎不是我的戏码。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颊,中止自己脑中的吐槽小剧场,然后带上送给京子的结婚礼物
匆匆离开。
首先进入自己视线范围内是一脸黑气的云雀恭弥,看起来应该是等了很久还不见人所以心情十分糟糕的样子。
“抱歉!云雀学长!让你久等了。”彭格列的十代首领此刻完全没有了首领该有的风范,他可不愿意再次领教到云雀恭弥拐子的威力。
云雀恭弥今天穿着一件灰格子的西装马甲,内衬是黑色的衬衫,东方人特有的精致眉眼在他的那张脸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真是帅气啊,云雀学长。沢田纲吉在心里忿忿不平的想着,然后看着对方的挺拔的身躯和长腿,心里的不甘好像又多了那么一点点。
“真是愚蠢的一张脸啊,沢田纲吉。一大早看到你那么蠢,真是让人忍不住的想捉弄你啊。”
六道骸从另外一边的大门走出,依旧是穿着长风衣,领带也是松松的打着,海蓝的长发用银扣环束起垂在脑后,让人想到了街拍模特而非黑手党。
沢田纲吉暗叫不好。
果然,云雀恭弥脸上的黑气更深了,双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握上拐子,准备随时将面前的凤梨发型的男人咬杀至死。
六道骸笑吟吟的将云雀恭弥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番,发出一声嗤笑。
“哦呀,彭格列的薪水已经养不活你所以要去马戏团做兼职吗?云雀先生。”
“你才是吧,六道骸,领口开那么低,是要去拍情色电影来养家糊口吗?”这边也是毫不留情的反击。
“要拍情色电影的话……”六道骸不知何时绕到了纲吉背后,将他抱了个满怀。“也是和纲吉搭档吧。”
一根银拐凌空擦过,几根海蓝色的发丝飘过纲吉的脸,他自然认得这是云雀恭弥的专属武器。
六道骸护着他向左侧轻松一越,从空中幻化而出的三叉戟握在手中抵挡住拐子的伏击。
“弄断我头发的罪,该怎么跟你来算。”红色瞳孔中的数字正在转换着,六道骸此刻散发出强烈的杀气。
正当此刻要变成修罗场的时候,一抹金橙色的火焰挡在二人之间。他们看见沢田纲吉平日里温和的褐瞳变成绮丽的金色后,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
“……”云雀恭弥径直打开了驾驶座的门,六道骸也难得默契的坐上了后座。
他们实在不想看到纲吉生气时的模样,尤其是生气的时候将他们冻成冰雕的模样。
为了不引起骚动,他们特意选了一辆低调的小型车,为了阻止另外两个人开车会故意引发车祸让对方身亡这种事情的发生,沢田纲吉选择亲自驾驶。
而且他实在不想领教云雀恭弥那种无驾驶执照更无驾驶技术的飙车行为,他在心里默默的想着,云雀学长你可真是个流氓。
彭格列的车库里还放着不少,因为云雀恭弥流氓驾驶而报销的车辆,其中更不乏名贵的车子。但是始作俑者丝毫不在意这种事情,依旧靠自己的流氓暴力行为要求沢田纲吉报销车辆的费用。
所以究竟要不要派云雀学长去马戏团做兼职来补贴家用的这个计划,一直都在沢田纲吉的日程之上。
实在不行,就让骸那家伙真的去拍个情色电影好了,反正那幅皮囊应该很受欢迎。
沢田纲吉,作为一个顶端的黑手党教父,无时无刻都在考虑自家的财政问题。
屉川京子的婚礼选在西西里岛的郊外举行,这里的田园风情让人感觉很舒服,现场也布置的温馨浪漫,符合新娘天真烂漫的性格。新郎是京子在意大利留学时认识的,同样也是来自日本的留学生,温和谦虚的他很快就俘获了京子的芳心,同他在一起的时候京子也很开心,于是自然而然走到了结婚这一步。
选在意大利举行婚礼的原因是,两人都对意大利的自然风光和风土人情很着迷。
沢田纲吉三人抵达了婚礼现场,将车子交给六道骸后,他先行一步去到新娘准备室。京子已经梳妆完毕,等待接下来的事宜。穿着婚纱的京子非常美,和少女时期的青春靓丽不同,十年后的京子举手投足之间都是十足的魅力。此时她幸福的微笑着,让沢田纲吉有一瞬间晃了神,到他只能在心里流下两条宽宽的面条泪,然后将他的祝福送给年少时的女神。
奇怪的是,沢田纲吉并没有想象中的那种崩溃抑或是难过,只是很平静的甚至有一点点释怀的意味。
送给京子的礼物是一条水晶项链,拿到礼物的京子高兴的将项链佩戴在自己白皙的脖颈上,说是要带着彭格列各位的祝福走入婚姻的殿堂。
三浦春看见纲吉后也兴高采烈的拉着他的手说着一路上的见闻,年少的那份喜欢丝毫未变,但并没有人逾越一步,依旧保持着这份友情和温柔。
云雀恭弥一向是厌恶群聚的场所,所以他选择远远的观望纲吉,而六道骸作为地道的意大利男人倒是很擅长面对这类场所。
婚礼上很多女性都向这两名帅气的男子投来倾慕的眼神,可前者选择视而不见,后者则选择礼貌性的微笑,但眼神并未在任何一名女性脸上多做停留。

评论(3)

热度(31)

© 其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