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以我姓名(韩叶)上

原著向

Ooc有

私设有

主韩文清视角

01

韩文清在回家的路上。

小区离俱乐部不远,他选择了步行。

这套房子是他在第七赛季的时候买的,环境不错,价格合理,最主要的是离俱乐部很近。

在回家之前,他去离家不远处的超市拎了一打啤酒。职业选手没有几个好酒量的,他也一样。不过没关系,他爸爸能喝就行。

今天一早韩文清就接到了妈妈的电话,说她和韩爸爸想来看看儿子,说有点事情要来和他商量。韩文清本来准备下班之后开车去接父母,结果韩妈妈说不用了,他们自己过来。还顺便问了他晚餐想吃什么,做好等他下班回来吃。

第十二赛季,在韩文清的带领下,霸图斩获冠军。正当大家抱作一团,欢呼着庆祝胜利时,韩文清宣布他要退役了。

这让很多人红了眼眶。

这位一丝不苟,不忘初心,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的队长,终于也还是退役了。

粉丝们舍不得他,霸图老板舍不得他,战队的队员更舍不得他,再加上他也还是放心不下战队。权衡再三,他选择了当训练营的教练,偶尔也会回到网游一展风采。

于是,选手韩文清变成了教练韩文清。

韩文清正从口袋里往外掏钥匙,就听见一阵哒哒哒的脚步声由远及近的传来。八岁的小侄子韩嘉树从门里一把扑了出来,“文清叔叔你终于回来啦!”

韩文清皱了皱眉,一边怕孩子被手边的啤酒罐硌到,一边不忘教训他男子汉怎么可以随随便便撒娇。

小孩吐了吐舌头,然后放开了韩文清,哒哒哒的往厨房跑去。厨房里出来了阵阵饭菜的香味,还有韩妈妈兴奋地有些走调的歌声。韩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看报纸,报纸旁边还有份折了角的电竞杂志。

“今天下班挺早的。”看见韩文清进了门,韩爸爸叠好报纸,整整齐齐的放一旁的小桌子上。他当了一辈子的公职人员,为人非常严肃正经,再加上自带老干部气场,家里的小辈都有点怕他。

在性格上,韩文清倒是有几分随他。

“嗯。今天俱乐部没什么事情,我就提前一点回来了。”韩文清把啤酒放进了冰箱的冷藏室,然后转过身拿了开水瓶,给韩爸爸面前的杯子加满了茶水。

“文清回来啦!”韩妈妈从厨房里跑了出来,要不是手里还举着锅铲,她甚至想扑上去给韩文清一个拥抱。韩妈妈保养得非常好,岁月并没有在这位美人脸上留下多少痕迹。她看起来还是那么的年轻,极具活力。

“好久不见,妈。”韩文清笑着回答。他的确很久没见到自己的父母了,尽管他们住在同一个城市,但是韩文清的工作总是很忙,也没法抽出很多时间去探望父母。如今当了教练,空余时间相对于从前来说多了一些,他决定以后常回家看看。

韩嘉树从厨房里窜了出来,大喊:“姨奶奶,锅里的菜要烧糊了!”一听这话,韩妈妈吓得赶紧往厨房里跑,生怕这锅菜真的要烧糊了。

“文清叔叔!一会儿吃了饭带我打两把游戏呗。”这个年纪的小男生正是爱玩的时候,游戏里的技能名称都可能认不全,但是一招一式倒是耍的溜。

“作业写完了吗?写完了再说。”韩文清一向不娇惯小孩儿,尽管他是一个心系荣耀的人,但是涉及到原则的事情他决不让步。譬如他就得韩嘉树这个年纪应该养成爱学习的习惯。

韩嘉树是韩文清堂哥的儿子,不知道是因为基因的原因还是别的什么,八岁的韩嘉树要比同龄的孩子长得开。具体一点就是,又高又帅。

韩文清和这个堂哥从小十分要好,哪怕最后韩文清选择了辍学做职业选手,他的堂哥也没有说过他的一句不是。到现在两人也还是经常联系,关系走得很近。

所以他的宝贝儿子,韩文清也疼爱的紧。不过,他不会在韩嘉树面前表现出来。

“写完了写完了,我可是个自觉的小男子汉,每天写完作业才玩游戏的!”韩嘉树自豪的从口袋里摸出张账号卡,“今天我要玩战斗法师!”

战斗法师吗。一想到这,韩文清不由得想笑,因为提到战斗法师,他就会想到那个家伙。那个和自己一起并称为十年宿敌的同样退役了的人。

不知道他最近过得怎么样。

说到韩嘉树这个名字,倒还真和那个人有几分关系。

大约是第四赛季的某个晚上,当时韩文清做完了常规训练,正在浏览荣耀论坛。突然挂在角落里的qq滴滴闪个不停。家族群里,堂哥说生了个小男孩的消息淹没在满屏的祝贺恭喜里,韩文清也默默在后面跟上了句恭喜。

堂哥随后私敲了他,让他帮忙给孩子想个名字。韩文清连拒绝的功夫都没有,堂哥就下线了,估计现在正美滋滋的照顾老婆孩子。

韩文清想了想自己读书时一路飘红的成绩单,有些头痛。他打开qq,拖了一个名字出来,发了一条消息过去。

“堂哥儿子,取个什么名字比较好?”

电脑对面的叶修,一看这条消息就乐了,他嘬了最后一口烟,恋恋不舍的将最后一小截碾灭在烟灰缸,“这老韩真逗哈!又不是不晓得哥什么文化水平,让哥给亲戚的小孩儿取名字。”

话虽这么说,他还是一脸认真的请教一旁看剧的苏沐橙。苏沐橙正端着碗洗净了的车厘子,抱着腿窝在凳子上。她嘴里还有来不及咽下去的车厘子,一边嗯嗯嗯的答应。

等她咽下去之后,叶修取了张纸巾小心的揩去了她嘴边的一点果汁,苏沐橙趁机往他的嘴里塞了一颗。

“韩队的亲戚嘛,让我想想。”趁着叶修嚼东西功夫,苏沐橙摸出了一本《楚辞》。

“行啊沐橙,打游戏还不忘学习呢!要不咱们还是继续回学校读书去?”叶修是发自内心的说出这句话,当苏沐橙说要进入联盟的时候,他还是挣扎了一番的。这个女孩子,已经成为他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人,已经是妹妹,是亲人了。

而苏沐橙只是默默的摇了摇头,“我已经决定好啦,叶修哥。”

她又接着翻起了书,说:“咱们不是要帮韩队想名字的嘛,怎么扯到这上面来了?”

叶修凑过去和她一块看起书来,苏沐橙正翻到印着《九章·橘颂》这一页来。
    叶修喃喃地念着:“后...皇...嘉树......橘...徕服...兮,嘉树,嘉树这个名字不错哈。”

苏沐橙一听,也觉得不错,嘉树指美好的树木,也可指栋梁之才。

“嘉树,里面有一个‘嘉’字,以后这孩子不简单啊,可以来咱们嘉世训练。”叶修在qq上给韩文清回复,顺便和苏沐橙分析这个取名的私心。

“嘻嘻,如果真的来嘉世了,也挺好的呀。不过韩队那关不好过呢。”

叶修倒是很正经的回复了韩文清,韩文清对这个名字也很满意。于是他郑重地将名字与寓意一同发送给了堂哥。这就有了韩嘉树的由来。

   03

   很快,做好的饭菜就端上桌来,六菜一汤还有海鲜,可以说十分丰盛了。

韩妈妈做饭非常好吃,这是霸图队员们公认的。因为有一回张佳乐来韩家吃饭,对韩妈妈的手艺赞不绝口,把韩妈妈哄得心花怒放,差点就把张佳乐认作干儿子。后来张佳乐在队里连着说了一个星期,馋的那群小年轻每天都巴巴的望着韩文清,仿佛韩文清就是一道韩妈妈烹饪的美食。

韩文清最终组织了一次大型的聚餐活动,由韩妈妈主厨,他打下手。对此韩妈妈表示热烈欢迎。

妈妈做饭好吃,儿子在耳濡目染的情况下,倒也修的一手好厨艺。

韩文清也很会做饭,这是别人都想不到的。

他也鲜少做饭,每次做饭都是因为叶修......来家里借宿。

韩文清永远都忘记不了,叶修第一次吃他做的饭时那带着些许震惊,些许不敢相信的神情,但那些情绪最后都变成了满足融化在了汤里。

他看见叶修倏地弯起了眉眼,乖顺的端着汤碗,平日里动不动就要蹦出几句垃圾话的嘴被温暖的食物填满,他的心里也暖暖的。

好吧,他承认他是非常喜欢叶修的。究竟喜欢了多久,他也弄不明白,但是这么多年他都没有试图告诉过叶修。

在这方面,他总是顾虑太多,这不像他。

比赛场上,大漠孤烟可以勇往直前杀出重围,可以十年霸图一如既往。但是拔了卡,离了游戏,再面对现实生活的叶修,他无法开口。

 

tbc-


评论(7)

热度(101)

© 其卷拾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