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不眨眼(喻叶)

杀人不眨眼(喻叶)

超短篇,一发完结

原著向 ooc有 私设有

* 鱼鱼新技能get

  

    恋爱中的人眼里总是自带滤镜的。

    即使隔的老远,喻文州还是一眼就看见了叶修。

    叶修穿着一件驼色的呢子大衣,衬的他身材修长挺拔,这是喻文州为他选的。他的脖子上还围着一条白色围巾,当然也是喻文州为他织的。

那段时间,蓝雨战队随处可见队员们惊落了一地的下巴。因为他们看见自家队长在闲暇时刻,用着一脸深不可测的表情在打着毛线活。那团毛线在他们队长手中像变戏法一般上下翻飞,不一会就有了形状。

“看上去是条围巾耶!”卢瀚文小声的说道。

“没想到队长的手这么巧!”郑轩惊叹道。

“看来在爱情面前,手速什么的都不成问题。”这是徐景熙。

黄少天难得没有说出一大通话表达自己内心的震惊,他只是不断重复:“天哪太可怕了队长这个表情太可怕了。”

至于叶修收到了这条围巾之后,喻文州向他索取了什么,这就不用多说了,大家都懂得。

“累了吧,早点回去,我给你煨了汤。”叶修接过喻文州的提包,又准备去接他的箱子,但是被喻文州巧妙地避开了。他用空着的那只手拉住叶修的,十指相扣。

叶修笑了笑,自然是为了恋人这份不着痕迹的体贴。

他是专门来机场接出差的喻文州的,如今两人都退了役,有许多腻在一起的时间。

喻文州目前就职于国家电竞局,上班的地点在B市,叶修则经营着一家小小的网游工作室,于是二人顺理成章的买了一套公寓开启了愉快的同居生活。

房子不大,但是乐得温馨。喻文州是一个很有品位的人,他会给家里布置上许多叶修说不上名字的花花草草,还会去一些位置隐秘的小店淘上几只成套的马克杯,就连房间门口的地毯都是喻文州花了心思挑选的。

而叶修,居然学会了做饭。他每天都会赶在喻文州下班之前,回到两人的小窝,烧上几个卖相不错,味道不赖的小菜。甚至在性质很好的时候,他会做上几道小甜品,以此来满足来自G市的喻文州的味蕾。

休息日,两人会一起窝在沙发上看电影或者是联机打打网游,偶尔也会赖床做做和谐的二人运动,两人的小日子过得蜜里调油。

喻文州偶尔会被安排出差,在出差之前两人都会腻歪半天,在机场都能上演几场夫妻十八里相送的场景,引得旁人啧啧称其。

这样的场景,都是旁人想不到的。要说这两人,一人性格温润如玉,待人总是彬彬有礼。另一人嘴上不饶人,但是心思比一般人要细得多,总是能在你最需要的时候给予最有力的帮助。这两人,都是强大的存在,锋利中带着柔和,细腻中又带着分犀利,怎么看都不是粘人的人,但是组合在了一起的时候,居然发生了如此奇妙的化学反应。

这次出差的时间有些长,再加上又是冬天,喻文州的脸上有着掩不住的疲态,这些叶修都看在眼里。再加上方才他同喻文州讲话时,喻文州略显沙哑的嗓子,都让叶修十分心疼。

他盘算着一会给喻文州炖上一个冰糖雪梨。

才推开家门,叶修就感觉被身后的人抱了个满怀,喻文州的鼻息打在他的脖颈上,痒痒的,叶修舒服的哼了哼。但是为了身后人的健康着想,他只得握了握喻文州的手,又执起他的右手凑到嘴边亲了亲,然后说:“好文州,先去洗个热水澡,我去把饭热一热,吃完了饭我们躺在床上慢慢说。”

喻文州这回倒是乖乖听话,他把叶修的脸扳过来重重的亲了口,就收拾东西回房洗澡了。

叶修早就把洗澡水烧好了,还在浴室里燃了一些缓解疲劳的药草,这让洗着热水澡的喻文州十分放松。

叶修就是这样一个神奇的存在,总是让人感觉到这么的安心和真实,就像是一种隐,一旦触碰,就难以戒除,只想越陷越深。

喻文州洗好了澡,换上了宽松舒适的家居服。叶修也把热好的菜端上了桌,单独给喻文州准备的一盅冰糖雪梨也炖好了。

看到这一盅冰糖雪梨,喻文州的心里像是盛了一罐蜜,叶修只是轻轻的一碰,藏不住的甜就一股脑儿的倾涌而出。他舀起一勺炖的软烂的雪梨,送入口中,口里是甜,心里是蜜。

叶修则在对面托着腮,浅浅的笑着,眼里满是爱意。看着喻文州如此心满意足的吃下食物,他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

吃过了饭,喻文州自觉地拾掇碗筷,拿到厨房去洗,叶修则亦步亦趋的跟着他,生怕他累着了。

喻文州则噗嗤一笑,用沾着洗洁剂的手指点了点叶修的鼻尖。洗洁剂是白的,叶修的鼻尖也是白的,再配上他那双无辜的下垂眼,活脱脱一个天真的美少年。

洗了碗,两人又在沙发上坐在亲热了一阵,叶修就催着喻文州早点去睡觉。即使泡过澡吃过饭之后,喻文州的疲态得到缓解,但是叶修还是想让他睡个好觉。当然叶修也戒掉了熬夜的坏习惯,原因无他,现在的他不仅仅是为了自己,还要为了他们两人的未来。

只有身体健康,才有万事如意的资本嘛。

被子叶修前一天才晒过,被单也换了一套新的,再加上身边有亲密的爱人,喻文州觉得自己此刻仿佛置身于天堂。他用手指细细描摹着叶修的脸庞,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看着对方,什么话都没有说。

“文州”叶修轻轻地唤了一声他的名字。叶修的声音软软的,像是有一种魔力,蛊惑着他。喻文州凑近了他的脸,轻轻的吻了一下他的嘴角。随后不知道触发了什么开关,两个人接了个缠绵悱恻的吻。

直到叶修伏在他的怀里喘着气,喻文州才停了下来。但是他们今晚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拥抱着对方,汲取着对方的温度。

在黑夜里,喻文州听到了叶修小声的呢喃。

他说,文州,我爱你。

叶修,我又何尝不是呢?


评论(2)

热度(83)

© 其卷拾 | Powered by LOFTER